哥顿

之后如果他开始注意言辞减少互动疏远粉丝其实都是好事,可我还是会有点为他难过。

一个人这么不设防其实很难得。

他这样的人其实也很难得。所以我私心里总是希望他可以一直这样下去,一直被一些理智而善意的爱包围着。而不是被人背叛、中伤,用很惨烈的方式学会对人防备和小心。

有些人总是庆幸他在经历过一些事之后还能敞开心扉的去交朋友。可他其实还是有些变化的,只是随着时间推移,那些成熟的痕迹看起来显得漫不经心。

我不会因为他变得成熟而难过,只是不愿意去想他是怎么样成熟起来的。

回去考古,发现当时的弹幕是真的单纯,可爱的小杠精们都在认真的杠技术,大部分弹幕都是在吵“我上我也行”还有“你上你也行?”,大家都透露着一股直男的气息。

看多了现在的撕逼,看到以前最逗的“我上我也行”我都不生气了,甚至还有点想笑。

现在第五社交的好处是主播们可以一起带人气,扩大知名度。但总是有人就有撕逼,人是很不单纯的动物,当他们凑到一起的时候,复杂的程度就会直线上升。

有时候甚至烦躁到觉得可以理解一些神经兮兮的毒唯的想法。

但是没办法,虚伪是个靠着满脑子骚操作打游戏的人,感觉上他对第五这个游戏的热情就像这个游戏本身的热度一样在不断下降。所以我只希望他能够从各种玩法中找到新的乐趣,能够尽量把工作做的开心一点。

之前在超话看到一条微博说虚伪是粘液质人格,当时不信邪,但慢慢的就发现,这个人确实就是有一种能把各种暴躁老姐变佛的魔力。

你在他后面张牙舞爪的想要敦促他前进,或者是想把那些坏家伙都从他身边赶跑,但看到这个人站在那里傻呵呵的,你就想,怎么办呢,他开心就好吧,还能怎么办。

晚安……你睡的好吗?是不是会做一些可笑的梦?你在想什么?你在看什么书?你是不是又失眠了?不要喝太多的茶,晚上会睡不着。这个夏天真是寂静……我插的花已经谢了,可是你并没有来看。

他们俩有毒吧,心血来潮测一测,结果又被捅刀……

你同我握手告别,转身的时候带走我一半的灵魂

听真相是假,看一条条凄凄惨惨戚戚的评论,不由感叹,她们那么喜欢的东西,却连自己都不相信是真的。

菊次郎的夏天

久石让厉害的地方在,《菊次郎的夏天》那么几个音符,就能从钢琴键里敲出咬了一口西瓜的味道,斑驳绿色窗框外面蝉聒噪的叫声,河底冰凉的鹅卵石圆滑的触感,山里湿润厚重的草木气息。
但更为直接的,是会让你想起某个夏日午后,吹着电吹风,盘腿坐在铺了凉席的床上,饶有兴味的看完一部关于夏天电影的你。

所谓长久的暗恋

那种喜欢成了执念,觉得自己爱比天高比海深的,他早不是喜欢以前的或者现在的这个人了,他喜欢的只是那个爱比天高比海深的自己,只是乐于从这种长时间思念和隐忍的情绪里汲取受虐的快感和自我满足罢了。没有一个真真切切的人,能承受起这种喜欢的。
所谓爱别人都是假象,只有爱自己才是真的。

“你看啊,我有多么深情,有谁会不为这么执着的我而感动呢?”

关于初中的周记体

断断续续下了半周的雨,每每从窗子外面看出去,就是一片白茫茫的雾气一样的雨,笼罩着食堂连着后山一片绿云似的树冠。早春开的梅花和樱花都已经谢了,只有那些一丛一丛的兰花还开着,白色的瓣,嫩黄的蕊,中间还印着一些浅紫的花纹,好看是非常好看的。春天的雨是很生机的,并不让人阴郁,也不惊慌,只温柔的落下来,有时在夜里偷偷钻进你的梦中,变成一片淅淅沥沥的背景。
春天的梦,都是很美的。

关于纪梵希绅士

        买了4711的血橙罗勒,对这瓶香水本身没什么感觉,反而叫附赠的一支纪梵希小样吃了一惊。
        打开盒子后,我还特意上网查了一下绅士这支香水的来历。但一看到配方表里面的麝香,顿时便对它失去了兴趣,也没在意这厮到底是广藿香还是馥奇香,就把它先搁到了一边。然后今天临出门前突然想起它,想着不试白不试,于是就往衣袖上喷了一点。出人意料,这支香水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闷骚中年大叔味道,反而相当清冽,让人想起沐浴后皮肤上干净的味道,清新得近乎凛冽,但并不出格。作为男香,这货居然一点都不显脏,这就让我足够惊奇了。
        而且这货挥发的能力相当优秀。我今天穿出门的那件黑衣服常年被我拿来试香,上面除了血橙罗勒跟我这几天新试的几种香水,还有各种没挥发干净的沉年狗皮膏药的味道。但在我出门一下午回来之后,我满身就是本来只在袖子上喷了一小点的绅士的味道了。而且跟大部分商业香小部分沙龙香一样,这货是属于那种越到后调越好闻的类型,后调是一种非常温柔的混合了其它几种说不出来植物的薰衣草味……果然我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是闻得少了。我是一边拽着袖子闻一边写这个东西的,所以后调还能写个大概,前调就完全不行了,只能写个感觉。
        但总而言之,绅士是我目前为止闻过的所有男香中最好闻的一款,超过了接受难度更高一些的大吉岭茶。是一种干净温柔又不娘的味道,很低调,很斯文,很适合二十出头的、喜欢穿衬衫的男性。

ps:写着写着又转头看了一眼配方表发现并没有麝香,看来是我把74年的绅士跟17年的搞混了。不过话说回来,老绅士用的居然是动物麝香,评论说是缠电线用的黑胶带味,这改版改的……老派绅士和现代新男性的差距这么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