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顿

【第五人格】【黄祭】菲欧娜日记

19××年/×月/×日  多云

庄园最近来了一个新的侩子手。听人说他叫哈斯塔,是个披着黄袍,没有脸的怪物。

我本来觉得他们大惊小怪,庄园里那些其他的怪物,就算有脸,难道还会比没脸更好看些吗?

直到我今天见到了他,或者说,“祂”。

简直像是从小到大听人说的恐怖故事成为了现实。

旧日支配者,无以名状者,黄衣之王。

我宁愿相信他是个卑劣的模仿者。

但只要真切的看到他,谁能说他不是那位大人的宿敌呢?那位大人的兄弟,风之神,深海与星空之主。残暴的、不知善恶的神。

我的信仰。

同样被囚禁在这里。

我无法直视他的面容,只能远远看着他的背影。他站在海边,遥遥地眺望着大海。

他在想什么呢?

我知道这样对一位邪神着迷是错误的,但我无法移开自己的视线。

“有人说,信仰是去相信我们所从未看见的,可我看见了。”

他就站在那里,背影里彷佛蕴含着亿万年被海潮孕育而出的寂寞。

这寂寞也许只是我的臆想。但那一瞬间我确实想到了死亡,一种心甘情愿的、自暴自弃的死亡。

我不可阻挡的对着这个背影生出了一种彷佛同病相怜的爱意。

尽管我知道,对于他来说,也许我所有的感情都是自作多情。

但我从没有像这一刻那样渴求死亡,这种渴求驱使着我一步步向着他的背影走去。

他一定感知到了,他一定发现了——一只蚂蚁,像着了迷一般,晕头转向的爬到他脚边。

可他没有转头,他甚至不愿意看我。

【离开这里】

我听到他那生涩而古怪的发音,是只有我能听懂的语言。

“快走吧,”椅子上的小女孩对我小声说,“快去找地窖,趁着他不注意。”

我陡然醒悟过来,像是从窒息的深海中终于探出头一般。呀,你真傻啊菲欧娜,他怎么会愿意直视一位死敌的信徒呢?这是对他的侮辱,也是对那位大人的不敬。

我应当遵行那位大人的指示行事,而不是被迷惑着干出这样愚蠢的行径来。

他是一位邪神,菲欧娜,他是你的敌人。

永远牢记这一点吧。

晚安……你睡的好吗?是不是会做一些可笑的梦?你在想什么?你在看什么书?你是不是又失眠了?不要喝太多的茶,晚上会睡不着。这个夏天真是寂静……我插的花已经谢了,可是你并没有来看。

他们俩有毒吧,心血来潮测一测,结果又被捅刀……

你同我握手告别,转身的时候带走我一半的灵魂

听真相是假,看一条条凄凄惨惨戚戚的评论,不由感叹,她们那么喜欢的东西,却连自己都不相信是真的。

菊次郎的夏天

久石让厉害的地方在,《菊次郎的夏天》那么几个音符,就能从钢琴键里敲出咬了一口西瓜的味道,斑驳绿色窗框外面蝉聒噪的叫声,河底冰凉的鹅卵石圆滑的触感,山里湿润厚重的草木气息。
但更为直接的,是会让你想起某个夏日午后,吹着电吹风,盘腿坐在铺了凉席的床上,饶有兴味的看完一部关于夏天电影的你。

所谓长久的暗恋

那种喜欢成了执念,觉得自己爱比天高比海深的,他早不是喜欢以前的或者现在的这个人了,他喜欢的只是那个爱比天高比海深的自己,只是乐于从这种长时间思念和隐忍的情绪里汲取受虐的快感和自我满足罢了。没有一个真真切切的人,能承受起这种喜欢的。
所谓爱别人都是假象,只有爱自己才是真的。

“你看啊,我有多么深情,有谁会不为这么执着的我而感动呢?”

关于初中的周记体

断断续续下了半周的雨,每每从窗子外面看出去,就是一片白茫茫的雾气一样的雨,笼罩着食堂连着后山一片绿云似的树冠。早春开的梅花和樱花都已经谢了,只有那些一丛一丛的兰花还开着,白色的瓣,嫩黄的蕊,中间还印着一些浅紫的花纹,好看是非常好看的。春天的雨是很生机的,并不让人阴郁,也不惊慌,只温柔的落下来,有时在夜里偷偷钻进你的梦中,变成一片淅淅沥沥的背景。
春天的梦,都是很美的。

关于纪梵希绅士

        买了4711的血橙罗勒,对这瓶香水本身没什么感觉,反而叫附赠的一支纪梵希小样吃了一惊。
        打开盒子后,我还特意上网查了一下绅士这支香水的来历。但一看到配方表里面的麝香,顿时便对它失去了兴趣,也没在意这厮到底是广藿香还是馥奇香,就把它先搁到了一边。然后今天临出门前突然想起它,想着不试白不试,于是就往衣袖上喷了一点。出人意料,这支香水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闷骚中年大叔味道,反而相当清冽,让人想起沐浴后皮肤上干净的味道,清新得近乎凛冽,但并不出格。作为男香,这货居然一点都不显脏,这就让我足够惊奇了。
        而且这货挥发的能力相当优秀。我今天穿出门的那件黑衣服常年被我拿来试香,上面除了血橙罗勒跟我这几天新试的几种香水,还有各种没挥发干净的沉年狗皮膏药的味道。但在我出门一下午回来之后,我满身就是本来只在袖子上喷了一小点的绅士的味道了。而且跟大部分商业香小部分沙龙香一样,这货是属于那种越到后调越好闻的类型,后调是一种非常温柔的混合了其它几种说不出来植物的薰衣草味……果然我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是闻得少了。我是一边拽着袖子闻一边写这个东西的,所以后调还能写个大概,前调就完全不行了,只能写个感觉。
        但总而言之,绅士是我目前为止闻过的所有男香中最好闻的一款,超过了接受难度更高一些的大吉岭茶。是一种干净温柔又不娘的味道,很低调,很斯文,很适合二十出头的、喜欢穿衬衫的男性。

ps:写着写着又转头看了一眼配方表发现并没有麝香,看来是我把74年的绅士跟17年的搞混了。不过话说回来,老绅士用的居然是动物麝香,评论说是缠电线用的黑胶带味,这改版改的……老派绅士和现代新男性的差距这么大吗?

我只会站在那儿,一边看着你死去,一边给你写诗。